夸客动态

互联网金融1.0到2.0_夸客金融做互联网金融的星际飞船

2014-12-09

  500天前,在一片犹豫和观望中,黄浦区发布《黄浦区关于建设外滩金融创新试验区的实施意见》,即“黄浦区推进金融创新十条举措”,首创性地聚焦互联网金融和民营金融。

  随之,与十条举措配套的46条实施细则出台;中国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中国民营金融研究中心相继成立;全国第一个互联网金融产业园区——宏慧盟智园正式挂牌,一批批代表性企业相继入驻……在这片中国近现代金融的发源地上,翻滚涌动起金融创新的浪潮。

  2014年12月6日,黄浦区发布《黄浦区关于进一步促进互联网金融发展的补充意见》,这个“新十条”可谓是试验区政策的“2.0升级版”,支持力度再度加温。从1.0到2.0,民营金融和互联网金融的政策环境发生了哪些变化?对于发展到今天的民营和互联网金融,我们是否需要进行新的认识、思考和实践?带着这些问题,我们专访了黄浦区区委书记周伟和黄浦区金融办主任江锡洲。

  找到那个最有活力的变量


  记者:黄浦聚焦民营和互联网金融,政策又从1.0升级到2.0,这是基于怎样的考虑?

  周伟:中国经济开始进入了新常态阶段,必须通过创新驱动实现转型升级。发展民营和互联网金融,是黄浦区在新常态下的重要突破口。

  传统金融业的增长速率和市场估值,都进入了一个可以预期的通道,但如果我们能够找到那个最有活力和创造力的变量,那么金融业再创新、再加速的动能将被极大地激发出来。而这个巨大的因子,就是民营金融和互联网金融。

  民营金融和互联网金融正在突破体制、机制和技术的种种桎梏,正如近期热播的电影《星际穿越》中所表现的那样,希望找到距离最短、耗时最少、成本最低的“虫洞”。而外滩金融创新试验区的使命,就是希望成为它们飞向未知空间的星际飞船。

  记者:民营和互联网金融的生命力体现在哪里?

  周伟:民营和互联网金融不仅促进消费,服务实体经济,而且在服务小微企业方面比传统金融作用更大、能力更强。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都一直强调“服务小微企业”,而小微企业量大面广,只有市场才能真正满足小微企业们的需求。这恰恰就是互联网金融的长处。比如入驻黄浦区的互联网金融企业“众安在线”,当年成立,当年盈利。传统保险公司,不熬五六年几乎不可能盈利。但通过互联网,众安在线今年就实现盈利,效率很高。“双11”期间,它的运费险收入超过1亿元,其组成很有意思,每一单保费只有5毛钱、几元钱。哪家传统保险公司愿意做几毛钱的保单?但是互联网金融平台却可以做到积少成多。所以有人说,互联网金融是实现创业梦的助推器。

  外滩金融创新试验区可以成为全球Geeker(极客)+Banker(银行家)即我们称之为“金融极客”的汇聚之地,成为最富有企业家精神的“创新之城”。

  江锡洲:互联网金融是“草根金融”,为“草根”服务,所以黄浦在制定2.0版政策时,强调了优先支持区内互联网金融企业与中小微企业搭建产融对接平台,鼓励互联网金融企业走进楼宇、走进社区、走进商圈。

  记者:成为这样一艘承载梦想的“飞船”需要底气,你们的底气来自哪里?

  周伟:在制定“十二五”规划时,黄浦就率先提出了新金融的发展理念,后来我们把它归纳为“新业态、新领域、新业务、新力量、新技术”。民营和互联网金融无疑是新金融的重要分支和典型代表,特别是互联网金融,无论是比较主流的P2P、众筹还是相对小众的金融搜索引擎、互联网征信等,他们都是这五个方面创新的具体体现。

  经过一年多的实践,我们集聚了一批有代表性和影响力的企业,其中许多企业具有“首创特征”;在学术领域,我们依托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的力量,贡献了一批国内领先的研究成果。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互联网金融完全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为金融业的变革与转型,提供源源不竭的支撑动力。

  如果说工业4.0意味着先进制造业的发展前景,那么民营和互联网金融就是现代服务业的光明大道之一。

  整个外滩就是一个大的创业园区

  记者:互联网金融领域中不少标杆性企业、规模比较大比较规范的企业都选择落户黄浦,这是否与政府的态度和所提供的土壤有密切关联?

  江锡洲:1.0版政策效应显著,一传十,十传百,集聚势头很强,全国第一个互联网金融产业园区宏慧·盟智园短时间内就满租。2.0政策明确了将进一步加强互联网金融产业园区和楼宇的建设。我们整个黄浦、整个外滩其实就是一个大的创业园区。

  集聚到黄浦的互联网企业比较规范,也缘于我们事前、事中、事后都有把关,比如对于入驻企业会有股东背景、资金来源、管理团队构成、经营范围、商业模式、风控机制、技术研发实力等多方面的预审。当然,对于合规企业,2.0版的支持力度将进一步加大,比如秉持负面清单原则和底线思维,对于具有首创特征而现有法律法规尚无明确限制规定的新设机构,我们可以酌情给予一定的观察期。为鼓励和支持创新,政策第6条特别提到,“设立外滩互联网金融创新引导资金,优先安排支持商业模式独特、核心团队优秀、风控能力突出的创新型企业”。

  记者:提高互联网金融企业自身的风控能力,是否可以有些外力的助推办法?

  江锡洲:2.0版突出了“两个鼓励”,进一步加大了对机构集聚的支持力度。首先鼓励互联网金融机构持牌。一旦持牌,企业自然而然地被纳入正规的金融监管范围。如果成功申请到执照,我们会予以奖励。

  第二是鼓励传统金融机构向互联网发展。传统金融机构本身规模体量就很大,已有一套完整的监管和风控能力。而现在,区内的互联网金融机构,一半以上已经得到风投、基金的融资。一旦风投、基金进入,股东多了,监控的人自然就多了。而这些股东都是金融专业人士,他们把自己的钱投进去后,防范金融风险的意识比政府还强,监控也做得比政府更专业。

  我们也鼓励保险公司参与,为区内的互联网企业提供科技保险,保险理赔额如果超出保费总额,超出的部分我们可以按比例给予一定补贴。还有一些专业性再担保公司,我们也鼓励它们帮助互联网金融企业增信。这是此次黄浦区2.0版政策中非常突出的亮点。

  此外,信息披露非常重要。我们正在建立信用共享和数据共联平台,互联网金融产品采取在线登记制度,使交易环境公开、透明、可查询。而对于相关的网络融资中介机构,我们严禁设立资金池,严禁平台自融自保、非法吸收公众资金、虚构交易标的等违法行为,防止发生P2P卷款潜逃等问题。

  记者:互联网金融是新生事物,消费者的知识普及是否也很关键?

  江锡洲:黄浦2.0版政策的十条政策中,专门罗列了一条“进一步保护金融消费者权益”,引导金融消费者理性参与交易。比如提倡区内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共同出资设立“金融消费者专项保护基金”。万一企业经营不当导致消费者损失,基金可以提供必要的救济保护。

  我们还成立了“互联网金融普及基地”,牌子很小,但意义重大。现在年轻人习惯了互联网,可老年人怎么办?互联网风险防范,也需要向大众普及教育互联网金融的基本常识。

  P2P风险 不是互联网金融的特有产物

  记者:近期发生的一些P2P逃跑事件,是否会对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产生负面影响?

  周伟:P2P的风险,本身是经济发展不规范、不健康的产物,而非互联网金融的特有产物,不能与互联网金融简单混为一谈。互联网是一个平台,实体经济中发生的任何事情,都可能在互联网上发生。

  如果商业模式做得好,互联网金融反而有利于防范风险。比如阿里公司的招财宝就是一个平台,自己不开发产品,而是让经审查过的产品在这个平台上交易。这与天猫很像。又比如众安在线,它为电商“加了一道锁”,通过引进保险机制,使交易更安全,消费者的网上交易权益由此得到更多保障。

  一些实践表明,互联网在某种程度上会让管理更有效、更便于监管。马云曾经公布过一个数字,按照交易批次来看,互联网上的违约概率比实体经济小,违约率只有实体经济的1/10。

  当然,这并不是说政府要做甩手掌柜。既注重民营和互联网金融的快速集聚,又要健康规范,是此次2.0版政策的重要内容。规范并不意味着政府一定要管得更多、更严,而是管得更加合理。该管的管,不该管的积极发挥市场功能。对于互联网金融,我们的态度是“创新有序、包容有度”,要营造“更专业、更懂行”的发展环境和产业生态。

  记者:这是否意味着对政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周伟:传统上推动创新的模式总带有强烈的行政色彩,喜欢告诉企业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结果就是市场行为和行政行为倒置,企业最终无所适从,许多创新的想法和产品被扼杀在襁褓中。

  外滩金融创新试验区要保持创新活力,必须不断破除因循守旧、父爱主义的藩篱,要在发展中规范,在规范中引导行业健康发展。我们颁布实施的2.0版本政策,某种程度上也是我们支持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新一版“负面清单”,所以我们没有更多地着墨于传统的补贴政策,而是提了许多新颖的想法,通过设置观察期、划定底线、提供风险防范指导和建议的方式,不断为企业开辟巨大的创新空间,发挥企业作为市场主体和创新主体的作用。未来,我们还将继续与时俱进,不断出台更多更新的负面清单。

  从政府自身来说,要从“建市场”方式向“搭平台”模式转变。


  原本政府比较在行的是“硬服务”,类似于开发商找地建造市场,然后对外招租,比较强调区位条件、硬件配置的保障。但随着民营和互联网金融的蓬勃发展,我们有些干部的确出现了不适应的状况,这就要求我们在充分发挥现有资源禀赋的基础上,还要不断加强自身的软实力,主动学习行业最新的知识与动态,深刻理解产业的发展现状与趋势,努力成为懂行的专业人士,成为与企业一起共同成长的伙伴。



 

20

上一条:郭震洲:新金融良性发展 呼吁监管新思路

下一条:夸客金融:做个人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佼佼者